我是奶狼

在余生里 做只有自己的梦✨

喜欢勋兴 也不长 也不久
喜欢作者 也不多 也不少
玩的好的 有我菇 我露丝 有假号 等等
本来追星就是自己的事 喜欢就喜欢
本来写文就是感恩的事 谁也没有义务

我自认为从入坑到现在 都是怀着感恩的心
有的看也不会 讲究什么
反正话题里面喜欢就点进去 不喜欢就不看
谁也没有掐着你的脖子 说你必须看
看完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 再去掐着其他人说
你看你就是傻逼

我追星我开心就行了
谁逼你了
我追星 我看文我还看你脸色
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
搞不懂一边说自己不看 一边看了全文
然后再说三道四
不知道你什么心理
也不知道你内心到底是有多干净
现实腐烂了吧 呵呵

我也不知道哪个内心那么黑暗
呵 大概以为我们都不会发现你是谁吧
祝你好 祝你一切都好

佛系追星 热爱社会主义
我爱勋兴 你是狗屎 @Lychee·Martini 耶耶耶
网上冲浪 谁怕谁

乐乎再见👋


退了

退圈

退坑

无关勋兴

爱他们

啊 生活

啊 我乐乎的特别提醒都不反应了
啊 我喜欢的几个写手很忙没太更
啊 我还有一堆课外书 资料没看
啊 我下个月还有转专业考试
啊 我没话说了

给我爱的假号《戏》的伪长评

就是一些絮絮叨叨的小闲话@一个假号 

刚刚坐在火车上
再次翻看了假号写的戏 算是连贯的看了一遍
是虐文 是甜文
戏里虐虐虐 戏外虐甜过山车
看的时候截了几个虐到我的地方

第一次

“那我的云笙呢?”
“你呆了吧,云笙本来就不存在啊。”
“所以你说的爱我...”
“我不爱你啊,爱你的是云笙。”

记得假号写戏的刚开始
我就很期待假号会怎么处理戏与现实的界限
演戏这个东西
你不是那个人
却要通过剧本里的文字去体会那个或许在另一个时空存在着的人物的感受
你要把自己变成他,思考他的思考,爱他所爱,恨他所恨
你是他,你必须变成他,可是你又不是他
周楚天爱杜云笙
杜云笙爱周楚天
杜云笙恨周楚天
杜云笙更爱周楚天

第二次

是爱人吗?
是朋友吗?
不是,都不是。
除了戏,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假号的戏里,我能够感受到吴世勋的纠结
他爱张艺兴吗,他是以周楚天的身份在爱张艺兴吗,他爱的是虚构的不存在的杜云笙,还是谁?他对张艺兴的爱,又是否只是周楚天对云笙爱的延续?
只有戏里与戏外断干净了,吴世勋才能离开周楚天,作为自己本身去喜欢去爱张艺兴。

第三次

吴世勋追问张艺兴爱不爱他
张艺兴说
“爱,我怎么会不爱你呢?周爷。”

在这场现实与戏交织的故事里,痛苦挣扎的不止是吴世勋一个人,也有张艺兴。
他是伯贤口里的钢铁直男,他爱吴世勋,却又认为且害怕吴世勋爱的是杜云笙,他怕吴世勋不爱他,害怕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太纠结了,太小心翼翼了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 送给假号

你说世间什么最难熬
是徒手摘星
还是爱而不得

周楚天和杜云笙的故事里,我并没有认为周楚天是所谓的渣男。
也许周楚天也有一些叱咤风云的商人所应该具有的心狠手辣。
也许开始是强取豪夺,可我觉得爱情里面,人都是自私的。
最起码在他对杜云笙的爱是纯粹的,从开始的占有欲到最后生命里的不可或缺。
周楚天对杜云笙的爱就是占有,什么爱而不得,放屁去吧。


最后再来聊聊我的最爱勋兴吧

一颗糖,我觉得这个糖真的太甜了,我就算它是我们大勋兴的定情信物吧。
假号说 因为戏里吴世勋的爸爸去世的早,妈妈也不肯给他糖,这个糖也就算他的一个小小的精神支柱。
我想,大概当他伸手递出第一个糖给张艺兴时,他的心底似乎就有什么不一样了吧。
那个一直装酷似的墨镜,也是为了掩藏自己小小的情绪,面子这玩意还真是碍事,不然早就抱起来酝酝酿酿了,还搁着虐的我心疼呢,哼!

戏里再跌宕起伏的人生,最终也是回归平淡的结局。
能够执手相守,相伴一生是我最爱的结局了。

最后表白假号
爱你哟,啾咪~

一个小学生文笔说话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
奶狼

[勋兴] 孑然妒火 番外(中、下)

哇哦 这么带感的法拉利🤨

咸鱼翻车:

正篇:这里(上)鱼塘


本篇秋名山山歌:泰民-MOVE 




 


(中)


 


既没有老妈的催促,也没有男朋友的骚扰,张艺兴成功的在大年三十这天睡到日上三竿。


 


楼下已经有小孩儿在噼噼啪啪玩着摔炮,吵闹声也把张艺兴的瞌睡虫赶跑了大半,他睁眼坐起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有没有收到某人的消息。——除了几个小时前老妈落地的消息和同事的群发祝福外,某吴姓男子还真是稳如泰山。


 


要扭转一个人的性格谈何容易,吴世勋的改变他都看在眼里,昨天确实是自己一时急躁说了重话——可是,可是吴世勋的观点本来就有问题嘛,又不能全怪他……


 


张艺兴在反复说服自己先低头的过程中,想起吴世勋自以为是的表情就把手机捏得咯咯响。思索再三,张艺兴还是率先发去一条“起床了吗”——我就等十分钟,十分钟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


 


果然,手机都被盯穿了还没等来回复。张艺兴哼了一声,把手机扔一边,起床麻溜洗漱完,煮了个面切几片火腿卧俩煎蛋,就算对付完一顿。吃完他上线玩了几局游戏,大半下午就过了去。


 


玩儿的时候倒还好,一歇下来,张艺兴反射性地看手机,一瞧还没电了。等他把电充上机打开,消息栏翻到底也没有翻到想要收到的信息,打开聊天界面,来回检查了三四遍,发现和吴世勋最后的对话还真是昨天的,便泄气地发起了呆。


 


吴世勋这笨蛋,真的要跟他“冷静”啊……


 


自从确定关系后,两人也闹过几次不愉快。吴世勋对张艺兴以前唯唯诺诺的印象太固化,一时改不过来,遇事控制欲占上风时态度就显得很强硬,说话也不经大脑,经常惹人生气。可他又别扭的很,吵架火气早消了,一面绞尽脑汁想逗乐小宝贝的法子,一面又拉不下脸来先低头认错;而张艺兴一生气就不理人了,等冷静下来又不敢找吴世勋,怕他还气头上。结果两人每次吵架的结局基本都是以同时向对方示好、又稀里糊涂地滚上床进行肢体切磋友好交流收尾。


 


张艺兴趴在靠枕上,盯着吴世勋半张脸的头像看了半晌。终于鼓起勇气拨了电话,得,不接。再拨,还是不接。


 


一股夹杂着火气的失落让张艺兴感到孤单。他出了门,与往日的热闹相比,在小广场上唱歌跳舞拉手风琴的老人家和孩子们都不见了踪影,只有几处稍显粗劣的个人商演音响炸的人头皮发麻。


 


哪曾想到,就这么溜达会儿的功夫,张艺兴兜里手机就不见了。再三翻找了自己的衣兜裤兜确认是丢了,他也只能长叹一声:天哪,还有谁的大年三十比他更惨的?


 


他呆立在街口,眼前是红红绿绿的箭头,风吹得他眼睛发干鼻腔发酸,没了通讯工具一时间仿佛与世界脱节。他再一想,有和没有都一样,便稍微释怀了些。


 


天要黑了,路上行人也渐少了,大过年的谁不想回家过年啊,小馆子门口几乎都贴着放假停业的公告。虽然手机掉了,还好兜里还有现金,张艺兴去M记打包了一个桶,想着未来几天也会这样,又惨兮兮地去超市买了几包速冻水饺。


 


等他提着大包小包的储备粮回到家门口,发现门口蹲着一人,身边也是大包小包,还有一半人多高的纸箱子。这么鬼鬼祟祟又光明正大的在家门口蹲他的人,除了吴世勋还有谁啊。那人一瞧见他回来了忙把手里的烟灭了站起来盯着他,还没说话就因脑部短时缺血腿软了下去。


 


张艺兴赶紧把手里东西一扔扶住他。


 


两人无言对视了一会儿,同时发问:


 


“你咋不接电话?”


 


“你咋关机了?”


 


两人都顿了一下,同时回答对方:


 


“我逛街手机丢了。”


 


“我那会儿忙着呢。”


 


吴世勋一听,赶紧把张艺兴全身上下检查了个遍,庆幸只是丢了手机,人没怎么样。可张艺兴一听他的话就来气,“你好歹回个消息啊?”


 


“你来电话那会儿我在店里点货,等我回电你就关机了。”


 


得,这解释更火上浇油。


 


张艺兴松开他的手,拎了自己的口袋摸钥匙开门,吴世勋也作势要进去,张艺兴拦住他:“谁说你可以进来的?”


 


吴世勋瞅他一小会儿,声音细的跟蚊子似的:“是我不好。”


 


“你哪不好了,你——”


 


后半句“你好的很”还没说完,他就被吴世勋一把抱住。


 


“别跟我生气了艺兴。我哪里好啊,我坏得很,还很自以为是,根本不考虑你的心情和实际情况,总是说错话办错事让你为难。可我现在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好吗,你一难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奶乎乎的嗓音在耳边又张开了一张大网,张艺兴缩了一下被热气喷到的脖子,小声问:“不是你要跟我冷静的吗?”


 


“我当时说完就后悔了!哎不是,只有我需要冷静,你看看,我都冷成傻逼了,你就别跟傻逼一般见识了好不好?我保证以后说话做事都三思后行!今天特地准备了一番来拜年呢,我一定跟阿姨好好说。艺兴,兴兴,兴哥?你就原谅我吧?嗯?”


 


“我……”他是早就入网毫无抗力的猎物,哪经得住对方这番软声讨饶,便将先前酝酿的措辞一股脑地倒了出来:“我也有错。我嘴太笨了,才会口不择言说错话。世勋一直很努力,我都知道的。以后我也……也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听他这么一讲,吴世勋才总算如释重负,额头抵着张艺兴的头,确认道:“那你这个小笨蛋要不要跟我这个大傻逼和好啦?”


 


实在架不住吴世勋的软磨硬泡,张艺兴点头答应,正巧这会儿隔壁邻居出来,他忙开门叫吴世勋赶紧把东西都搬进去。


 


得了便宜卖不了乖,可以偷个香啊。


 


吴世勋搬起那半人多高的纸箱,经过张艺兴面前还扭头在他脸边亲了一下才闪进屋,令张艺兴只好捂着脸跟邻居尬笑。


 


你给我等一下,这叫三思而后行吗??


 


进屋后,吴世勋听张艺兴说张妈妈要在泰国玩一周,心中顿时涌动了一阵复杂的情绪,脸上有点没绷住。


 


张艺兴把口袋往桌上一放,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都买什么了啊?”


 


“哦,这袋是面粉,旁边是韭菜瑶柱,我本来打算给阿姨露一手包个饺子的——,那包大的是白熙推荐的什么SK秃,还有钙片蛋白粉维生素,边上那盒是我爸带的干红,挺不错的。”


 


这是又要灌他酒了是吧?吴世勋就这点小心思!张艺兴心里腹诽一阵,心里想想确实有段时间没那啥了,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讨论晚上吃什么去了。


 


一听张艺兴说饺子买了现成的,吴世勋连连摇头,说过年得吃手工先包的才好。张艺兴说这快七点了,来不及听吴世勋介绍大箱子里是什么就赶着他赶紧和面,不然等两人吃上饺子得等多久去了。他还不忘把妈妈的碎花围裙给吴世勋穿上,美其名曰怕弄脏他的衣服。


 


自从那回在婚纱馆疯玩过一次后,吴世勋对张艺兴饶有兴致“搞”自己的小九九洞悉得一清二楚。他眉毛一挑,想着总有讨回来的机会,便火力全开地投入到制作手工水饺这一项伟大工程当中。没多久就把面和馅儿和好,还不慌不忙地让张艺兴开电视蹲春晚。


 


开了电视有点儿热闹的背景音,张艺兴许久不见吴世勋下厨,现在就跟看表演似的,看他手脚利索地将那些面团搓圆揉扁拧成小团,再用擀面杖擀成饺子皮,把馅儿包进去捏好,轻轻松松就完成一个漂亮的饺子,便洗净手跃跃欲试。


 


吴世勋手把手教了他最简单的包法就专心擀饺子皮,结果等他这一轮的饺子皮都擀完了,张艺兴才包几个,还都丑了吧唧的。


 


“太难了,这馅儿太不听话老往外跑!”张艺兴手上净是白白绿绿的饺子馅儿,还有几张饺子皮在他手中破洞阵亡,“哎哟喂,我放弃了!世勋你怎么这么会包啊?”


 


“还不是大学那会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声音小了下去,手上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张艺兴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但都过去了,所以反而自然地另起话头,“这俗话说的好,‘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看来吴大厨很懂!”


 


谁知这调笑反教那人露出坏笑:“换句话说,张艺兴先生的胃和心都属于我了是吧?”


 


他感到脸又烧了起来,回话都咬舌头,“那你,你得给我做一辈子饭。”


 


“我不但要给你做一辈子饭,还要一辈子都喜欢你。”


 


把你这颗心锁在我这,哪儿都别想去。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张艺兴愣了一下,随即害羞捂脸,蹭了一脸面粉。


 


“不是,我说你什么体质啊?平时干什么都不害臊,每次我表个白你脸就红成猴屁股。”


 


“你、你就不能少说让人害羞的话嘛?”


 


“不能。我还要每天说,每夜说,在餐桌,在床上——”


 


“啊啊啊不许说了!”张艺兴羞得要去捂他的嘴。吴世勋一躲,反倒说:“诶你别动,沾上面粉了啊。”——又给他抹了几道白印,见他以为自己真的在帮他擦,还乖乖闭眼仰头,像只蠢蠢的小花猫,吴世勋赶紧掏出手机拍照,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下张艺兴才反应过来,可他没吴世勋高,抢手机失败不说还被那人趁机偷亲,愤愤然去洗了脸,出来也不来帮忙了,优哉游哉抱着全家桶看电视去了。


 


吴世勋拿他没办法,只叮嘱少吃一点炸鸡不然吃不下饺子。没张艺兴在旁边“捣乱”,他没一会儿就包了一桌,架锅烧水煮了两人份,其余的打包冻进冰箱。


 


等调好蘸碟水饺起锅时,吴世勋见张艺兴喜滋滋地拿着他的手机狂拍。本以为他会说点什么夸奖的话,没想到对方脱口而出:


 


“世勋只穿围裙肯定更好看。”看看,只有一本正经地耍流氓,才脸不红心不跳。


 


“不能吧,试试?”他得“教训”一下这个小流氓。


 


 


 


(下)




大山的子孙哟~爱太阳喽~太阳那个爱着哟~山里的鱼哟~






END


20180301




终于如约开入了秋名山,咸鱼躺尸。


脑子不用会锈,车不开不溜。


新的一年,加油。

嘤嘤嘤 好可爱呀(˶‾᷄ ⁻̫ ‾᷅˵)

kiHaru__:

茶蛋学院系列,
小吴学弟和蕾学长的故事

♪你哭着对我们说,漫画里都是骗人的

超级可爱的 麻麻等你❤️

layyil:

請大家多多關注這對娃吧
戳進作者首頁@红色热水袋 可以看娃的購買連結哦

红色热水袋:

勋还差二十几个,兴还差十几个能成团....如果大家觉得可爱拜托帮忙宣传一下😂

今天美滋滋ಠ_ಠ

吃了一大堆甜饼

美滋滋ಠ_ಠ